伊利股份(600887.CN)

华谊兄弟回应否定阳光人寿定增:此次额度小 双方更关注业务协同上的更大发展空间

时间:20-05-22 17:53    来源:和讯

财联社(北京,实习记者王宏)讯,正处于退市危机之中,谋求资本市场“补血”的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却在5月19日的股东大会上否决了来自阳光人寿的“好意”。

上述华谊兄弟召开的2019年股东大会上,在审议《关于与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和《关于与阳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签署附条件生效的》时,该两项议案遭遇了否决。公告显示,这两项议案的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为8.06亿股,其中反对票投票占比达到了99%,阳光人寿无缘参与华谊兄弟定增。

今日,有投资者在深交所官方投资者交流平台向华谊兄弟询问否定阳光人寿定增原因,华谊兄弟答复:阳光人寿一直以来是华谊兄弟非常友好的合作伙伴。阳光人寿在此次定增中原计划参与的认购额度较小,双方更关注和看重的一直是业务协同上的更大发展空间。双方在沟通过程中一直很愉快,但很遗憾最终就具体合作项目未能完全达成一致,因此双方商议后暂缓此次合作。

早在4月29日,华谊兄弟曾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8.24亿股,募资总金额不超过22.9亿元。其中阳光人寿拟认购2.5亿元。

除此之外,参与此次认购的对象,还包括阿里巴巴影业,腾讯、上海豫园、北京名赫投资、信泰人寿、宁波三立经控以及山东经达科技等公司。

华谊兄弟近两年来陷入大幅亏损、流动性紧张的局面。2018年该公司亏损9.09亿元,2019年继续亏损40.23亿元。根据规定,创业板股票连续三年亏损将面临退市。如果2020年无法扭亏为盈,就将面临退市危机。

对于拒绝的原因,华谊兄弟方面表示,以业务协同效率最大化为原则,就双方业务协同兼容空间及资源对接成本进行综合考量,且考虑到公司与阳光人寿双方对部分具体合作内容尚未完全达成一致,因此认为双方通过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时机尚不成熟。

但值得注意的是,规模远小于阳光人寿的信泰人寿并没有被华谊兄弟“拒绝”。

对此,有从事股权投资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从以往的投资风格来看,包括曾经举牌伊利股份(600887)(600887,股吧),阳光保险给外界留下了“激进”的印象。华谊兄弟或许出于担心“野蛮人”的考虑。

“只有签订了意向投资协议,成为意向投资人,才能最终进入董事会表决阶段。阳光保险此前成为意向定增对象是经过管理层同意的。但问题是前期工作都做好后,为何最终被否决?”某第三方研究机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而阳光保险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双方经过协商后,最终以华谊兄弟的公告为准。”

合作未达成一致

根据认购协议,阳光人寿拟以不超过2.5亿元认购不超过8992.81万股。发行完成后,阳光人寿将合计持有华谊兄弟不超过2.49%的股权。

除此之外,阳光人寿承诺18个月内不上市交易或转让,同时阳光人寿有权向华谊兄弟提名一名董事候选人。

议案还披露,华谊兄弟需要根据阳光人寿需求,客户群体,保险产品等进行短视频内容创作及营销;华谊兄弟将推荐旗下知名艺人作为阳光人寿产品/品牌代言人以及影视内容植入营销广告等。

华谊兄弟表示,由于双方对具体合作内容未达成一致,因此拒绝了阳光人寿的定增认购。但记者注意到,此前华谊兄弟却与阿里巴巴达成了类似的战略协作,且协作条款更细化具体。

2019年1月23日,阿里影业与华谊兄弟签署协议,前者向该公司提供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五年,借款利率为同期央行五年前基准利率。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还同阿里影业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包括,其一华谊兄弟在五年内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的产能;其二合作期限内阿里影业对华谊主控项目享有优先投资权;其三阿里影业可优先作为联合方与华谊集团(600623,股吧)合作发行主控电影;其四阿里影业对华谊主控项目的传播权享有优先合作权;其五华谊同意与阿里影业就起线上票务优先合作。

“阿里和腾讯不仅能给华谊兄弟带来营销资源的支持,还能给华谊兄弟带来信心的支撑,更符合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而对于阳光保险,因为有过举牌上市公司的先例,华谊兄弟更担心其有超出财务投资者之外的要求。”上述研究机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记者注意到,阳光人寿业务集中在保险领域,近年来多在健康养老方面布局,并在数据应用,科技创新等方面发力,还曾拟入股互联网互助平台轻松筹。

曾有举牌先例

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阳光保险旗下,通过阳光人寿和阳光产险持股位列十大股东的上市公司有10家。分别包括凤竹纺织(600493,股吧)、中青旅(600138,股吧)、京投发展(600683,股吧)、胜利股份(000407,股吧)、承德露露(000848,股吧)、福寿园、长江电力(600900,股吧)、北京银行(601169,股吧)、伊利股份、容百科技(688005,股吧)。

上述公司的大股东地位,有多家都是阳光保险“突袭”举牌获得。在2015年12月,阳光保险在一天内举牌了中青旅、京投发展以及承德露露。

而让阳光保险给外界留下“风格激进”印象的,是其曾举牌白马股伊利股份的行为。

2015年阳光保险成为伊利股份新进股东,持股1.09亿股,占比1.83%,位列伊利股份第五大股东。进入到2016年9月18日,阳光保险通过阳光人寿和阳光产险在交易系统持续买入,持股比例逐步升至5%,触及举牌。

彼时伊利股份股东持股较为分散,并没有持股超过10%的大股东。其中最大单一股东呼和浩特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伊利8.79%的股份。伊利董事长潘刚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3.89%。阳光保险5%的持股已经超过潘刚,成为伊利股份第三大股东。

潘刚还一度亲自发文表示,由于资本市场法律法规不完善,导致资本大鳄投机性冲击实体企业的现象频频发生。呼吁监管部门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和法规,保护和促进实体经济做大做强。

面对外界的“野蛮人”的言论,阳光保险曾两度表态,承诺“不主动谋求成为伊利第一大股东”,并“未来12个月内不再增持”。

阳光保险最终也践行了承诺。在举牌伊利股份两年半后,2019年4月,阳光保险减持了伊利股份100股。

在曾多次有过举牌先例的背景下,又该如何看待阳光保险参与华谊兄弟定增的行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生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受疫情冲击经营困难,市场利率下行加速。保险公司无论是举牌,还是增加股权投资,都是希望拓宽投资,提高收益率,应对当下低利率市场环境的挑战”。

“华谊兄弟股价目前正处在历史低点,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标的。险资抄底进入符合他们的投资需求。而且华谊兄弟确实有优质资产存在。”上述从事股权投资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股东变动频繁

阳光保险此前选择举牌的目标,大都属于公司股权较为分散的标的。实际上,阳光保险大股东持股同样分散,且公司并无实际控制人。

而最近一年内,阳光保险集团持股股东却出现了较大变动。多家股东退出阳光保险股东序列,另有企业拟新进入。

根据2019年11月19日的股份转让公告,江苏永钢集团拟分别受让霖峰投资控股持有的3.13%股权以及兆均创富持有的1.84%股权。转让完成后,江苏永钢集团将持有阳光保险51370万股,持股比例4.96%,触及5%的红线。

霖峰投资将从阳光保险的第二大股东降至第九大股东,而江苏永钢集团将新成为阳光保险第四大股东。

资料显示,江苏永钢集团创立于1984年,总部位于江苏张家港,主业为采矿、炼铁、炼钢和轧钢等,除拟进军阳光保险外,江苏永钢还曾参股苏州银行(002966,股吧)、张家港市农商行、昆山市农村商业银行、江苏金茂农资租赁有限公司、张家港市农业担保有限公司等。

而在2018年底,山东东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拟将其持有的6000万股转让至中银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兴安金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拟将其持有的1.4亿股股份转让至济宁如意金控投资有限公司。

转让完成后,山东东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北京兴安金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都将退出阳光保险集团。

2020年1月13日,银保监会同意了霖峰投资控股将3.13%股权转让给江苏永钢集团的申请。而截至目前,上述其他股东的转让均还处于监管层批准状态中。

“保险公司的盈利能力非常强,且对外投资公司众多。如果保险公司能够与股东产业进行结合,发生的协同效应也不可忽视。”上述研究机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据不完全统计,阳光保险在二级市场投资了近200家公司。公司业绩方面一直在稳步提升,2019年集团营收突破1000亿元。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